会员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视频录像

当前位置:主页 > 视频录像 >

“南航前空少诉同事发视频侵权案”今日开庭

2020-05-17 00:08 |作者:梵蒂冈| 来源:旋风足球网 |

新京报讯(记者 李一凡)被指“电梯内骚扰男同事”的南航前空少柴诚,认为另一当事人于某霖将监控录像发布至网络并对外称被柴诚下药猥亵,致其名誉受损,遂将于某霖诉至法院。此案于今日(5月14日)9时许在深圳南山区法院一审开庭。于某霖一方此前称,将积极应诉。

事发当晚电梯内的监控录像,拍下了两人肢体接触画面。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事发当晚电梯内的监控录像,拍下了两人肢体接触画面。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聊天截图显示两人事前曾频繁互动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9年10月,一段名为“南航空少电梯内骚扰醉酒男同事(同航司飞行员)”视频热传。视频显示,2019年10月11日3时许,两名男子牵着一只狗进入电梯轿厢,其间,两人发生肢体接触,进行拥抱、接吻等行为。事发当时,两人均为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深圳分公司员工。涉事双方分别为空少柴诚和飞行员于某霖。事发后,于某霖在其朋友带领下前往当地派出所报警,请求当地警方介入处理,称遭柴诚猥亵,并主动通过媒体寻求帮助。

于某霖一方事后接受采访时称,“因自己喝醉,在电梯内被柴诚性骚扰,并在对方家中被下药猥亵。”于某霖微信朋友圈一张截图显示,事发后,他曾将一段疑似电梯内监控录像传至朋友圈。

昨日(5月13日)晚间,柴诚一名室友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称, 事发次日凌晨,他需要按当天最早时间前往机场,替补临时无法到岗空乘人员。当日出勤记录证实该说法。他起床后,在客厅看到柴诚躺在沙发上,当时是凌晨4时许,“另一名室友看到于某霖当时躺在屋内床上,正在玩手机。”

对此,柴诚对新京报记者解释,事发当晚,确与于某霖在楼下一家酒吧内饮酒,但两人并未喝醉,后于某霖随其回家。在电梯内,两人发生肢体接触,这段电梯轿厢内的监控画面,后被传至网络。

此外,柴诚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多张截图显示,其与于某霖此前约一个多月里,曾频繁通过微信联络。

涉事南航前空少柴诚称,自己受此事影响,被停飞近半年时间,直至离职。 受访者供图

涉事南航前空少柴诚称,自己受此事影响,被停飞近半年时间,直至离职。 受访者供图

事发后,南航空少被停飞数月至离职

去年10月,涉事监控画面流传至新浪微博上,标题为“南航空少电梯内骚扰醉酒男同事”,引发关注。

柴诚称,上述视频被发布网络后,旋风比分网,自己遭遇网络暴力和人肉搜索。他认为,于某霖一方将涉事监控画面传至朋友圈,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柴诚以此为由,于去年11月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状告于某霖行为侵犯其名誉权。《民事起诉状》显示,柴诚请求法院,“判令另一当事人对其公开赔礼道歉,并在新浪微博网站上发布澄清内容,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此外,他还提出了1.5万余元的误工费索赔。

2019年11月,柴诚向深圳南山区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他请求法院“判令另一当事人对其公开赔礼道歉。   受访者供图

2019年11月,柴诚向深圳南山区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他请求法院“判令另一当事人对其公开赔礼道歉。  受访者供图

对此,于某霖一方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认可柴诚的说法,同时否认了将涉事视频主动传至网络的行为,“我们将积极应诉,相信法律的判决。”

此外,新京报记者还从南航深圳公司了解到,南航深圳公司与柴诚于2015年4月13日,签订了5年的劳动合同。截至今年4月13日合同到期,后公司未与其续签劳动合同。另据柴诚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飞行出勤记录显示,2019年10月后,他“无航班安排”的状态持续约半年时间,直至办理完离职手续。目前,柴诚已向当地劳动仲裁委递交了仲裁申请,暂无结果。

文章来源: 旋风足球网
TAGS: 柴诚 南航 侵权案 视频显示 民事起诉状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