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足球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足球 >

刘越:我的足球人生“杠恣儿来”

2020-05-19 05:45 |作者:梵蒂冈| 来源:旋风足球网 |

刘越:我的足球人生“杠恣儿来”


刘越:我的足球人生“杠恣儿来”



  

如今的刘越仍然“战斗”在球场上申城济南泰山队在上海小有名气
  每一次拨通刘越的电话,听筒中传来的乡音总让人觉得亲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在济南的某个地方忙碌着。然而,自从2005年转型为足球评论员、解说员后,这位从济南体工大院走出的泰山名将已经在上海定居10余年的时间,济南现在是他向往而熟悉的故乡。“我在体工大队的房子现在还留着,每次回到济南我就住在那里。”刘越说。
  这些年因为工作关系,刘越回到济南的机会不多,不过,他身上的“济南烙印”却依然清晰。近日,新时报记者与刘越连线,聆听他记忆中依然鲜活的足球往事,感受这位“甲A元老”伴随中国足球发展的人生浮沉。
体工大院埋下足球“种子”19岁踢甲A“一战成名”
  文化东路的体工大院堪称山东体坛的“摇篮”,从这个大院中走出的孩子,如今都已成为山东体坛的代表人物,而刘越和邢锐、吴刚、张蓬生、于远伟等本土子弟兵就是甲A时期泰山队最初的记忆。
  刘越的父亲是中国竞走项目的功勋教练刘旭昶,儿时的生活环境是他足球梦起航的关键。“小时候不像现在有这么多的娱乐项目,我们就在各个项目的场地看运动员训练。那时周围打交道的人不是世界冠军就是亚洲冠军,或是全国冠军,谁家的孩子拿了冠军,全院都会一起高兴,在那个环境中,体育成为孩子们心中最伟大的工作,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以及榜样的激励下,刘越走上了足球这条路。
  1994年中国足球的甲A时代开启,在此之前,由殷铁生培养的刘越、李霄鹏、李明等一批球员已经通过在国少、国青的历练逐渐成长,全国青年联赛冠军是他们实力的最佳证明。“恰逢职业联赛改革,新老交替,殷指导希望球队有一些新鲜血液的输入,于是我们这批球员就在不同的时间逐步进入一线队。”刘越回忆道。
  甲A联赛第6轮,山东泰山客场挑战大连万达,虽然当时泰山队1:3输掉了比赛,却收获了一位“宝藏男孩”——年仅19岁的刘越。正是他替补上场后助攻宿茂臻得分,球队才避免了被大连队大胜且零封的尴尬。此后,凭借出色的发挥,刘越逐渐成为左后卫位置上的重要人选,联赛基本保持全勤,他的下底传中也成为球队重要的进攻武器。
快速成长离不开老大哥恩师的培养至今历历在目
  19岁便成为球队主力,对于彼时的刘越来说,需要适应的不只是比赛节奏,还有生活环境的改变。对此,刘越表示,那时泰山队和谐的球队氛围是他能在球场上快速成长的关键。
  “山东人讲义气的性格在泰山队中体现得很明显,老球员们都很提携年轻球员。当场上遇到困难的时候,旋风比分网,王东宁、邢锐、邵延杰等老大哥会鼓励你;当比赛拼得很凶的时候,他们都会玩命踢,我们自然也会跟着一起去拼。”刘越表示,正是由于这种良好的氛围,所以在一两年的时间内,球队的年轻球员可以快速成长,跻身主力阵容。“而且,山东队没有帮派。”
  除了老大哥们的“传帮带”,殷铁生对于球队的塑造也是当时泰山队在甲A站稳脚跟的关键,而他也是刘越最为敬重的教练。
  “殷指导当队员的时候,我们就趴在球场边的铁丝网上看他比赛训练,大人们都说他踢球会动脑子。长大后,殷指导对我们的悉心培养是我们日后取得成功的关键。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殷指导的执教风格,那就是细致,他对基本功的要求就是要通过日常训练来磨炼。”刘越说。
  “那时足球队都会出早操,和有的球队应付了事不同,殷指导对早操的安排相当细致,其中周一、周三和周五是提升体能,进行有球训练的‘大早操’,周二、周四和周六是韧带牵拉,增强身体柔韧性的‘小早操’。每周的一三五,大院中的大人们就会被足球队的大早操‘叫醒’。”刘越回忆,“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会对着墙练脚法,足球撞击墙面发出‘砰砰砰’的声音。这时大家就知道殷指导的‘小队’队员们开始训练了。”
  除了训练,殷铁生对于这批球员的生活也管理得相当细致,“每天都是他叫我们起床,就像家长一样,掀被子、挠脚心等什么招都有。晚上熄灯时,他也会过来催我们睡觉,不过他不会强硬地命令我们,当听到我们聊某个话题正起劲时,他会参与进来和我们一起聊,然后把控话语权,当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结束这个话题,说‘差不多了,该睡觉了’。”
  正是得益于殷铁生在训练与生活中长期的付出,泰山队的年轻球员才可以顺利成长,对此,刘越相当感叹:“假如我们现在的青训教练都能像殷指导那样,青训工作就不愁做不好。”
  刘越本身是右脚选手,在成为左后卫后,殷铁生便注意磨炼他双脚持球能力,“在训练时,他会刻意让我用左脚控球,到后来人们看我踢球都以为我是左脚选手,其实都是在那时候训练出来的。”
定居上海情系故乡他组建了申城济南泰山队
  1999年桑特拉奇成为鲁能主帅,起初刘越颇受重视,桑尼有意将他改造成进攻型边前卫。然而造化弄人,由于训练强度过大加之热身赛中意外骨折,刘越度过了一段养伤的生活。伤愈复出后,在沟通不畅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他再也没能重回曾经的位置,其间还错失了赴德国留洋的机会。
  2000年,刘越转投云南红塔,职业生涯的第二段旅程正式开始。回忆起在云南的生活,刘越坦言:“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当时去云南是我离开家乡后最好的选择。”
  在云南的生活使刘越既收获了事业又组建了家庭,在这里他与妻子相识并走向婚姻的殿堂。2004年,中国足球进入中超时代,刘越则在重庆度过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
  退役后的刘越加入五星体育,在上海转型成为一名专业的足球评论员、解说员,他敏捷的思维、精准的判断、专业的态度颇受观众欢迎。
  由于工作原因,现在刘越回到济南的机会并不多。虽说如此,对于家乡、对于泰山队,刘越至今有深切的情意。
  每当解说泰山队的比赛时,他都会特意系一条橙色的领带,工作时他用的水杯还是在泰山队时球队发的。“可能是年纪大了有一种情怀,比较念旧吧。”刘越说。
  除此之外,刘越还在上海组建了一支球队,名字就叫:申城济南泰山队。“在上海我有许多朋友,大家都是泰山队的球迷,也都喜欢踢球,于是就商量着成立一支球队。没想到越来越壮大,现在有几百个人加入,我们每周都会踢比赛,近期的主题是‘向医务工作者致敬’。”刘越说。
  如今的刘越已到中年,他谈吐妥帖、认识深刻。如今的刘越依然奔跑,在与队友的合照中,你仍能看到他的腹肌。如今的刘越乡音无改,当记者请他用一句济南话来形容自己的足球人生时,刘越说:“杠恣儿来!” (新时报记者侯超)

文章来源: 旋风足球网
TAGS: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